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荟萃

孤猫斗群鼠

标签:故事荟萃|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时代在变,人也在变。哎,就连老鼠也都变了!上天在造鼠之时也就造了猫,旨在以猫制鼠。而如今,似乎猫对鼠也没辙,老鼠近乎要翻天了...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时代在变,人也在变。哎,就连老鼠也都变了!上天在造鼠之时也就造了猫,旨在以猫制鼠。而如今,似乎猫对鼠也没辙,老鼠近乎要翻天了。

据说有一农户近些年日子过得不错。前两年,这户人家修了一院新房。喜迁新居后,一家人整天乐的合不拢嘴,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喜色。可是,在他们入住新居后不久,家里不时地出现身长近尺的大老鼠,侵扰得一家人不得安宁,心情不悦。于是这家主人买了一只大花猫,以便捕鼠。几天后,屋子里的老鼠不见了,家里又充满了欢笑之声。由于无鼠可补,大花猫也整天无所事事,整天除了吃,就是睡觉。

大约半年后,每当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不知从屋里的什么地方传来“吱吱”的声音。房主人常福,四十来岁,留着寸头,皮肤黝黑,身材高大健壮,吃苦勤快,是位种庄稼的好手。他觉得这“吱吱”声好像是老鼠发出的声音,可是到处都找不见老鼠踪迹和影子。常福对此感觉特别的纳闷儿。后来,每当主人们睡定时,不知从哪儿传来一阵“咚咚”的声音。常福一听到响声,就从被窝里爬起来静静地听,可是还是听不来这声音来自何处。再后来,每当深夜时,当常福听到这奇怪的“吱吱”声和“咚咚”声,他们一家都会被吓得无法入睡。一家人只好爬在被窝里听着那“吱吱”声和“咚咚”声,眼巴巴地盼着天亮。

常福一家人被这奇声怪响搞得实在无法忍受。有一天,常福去镇上赶集,正好遇见了一个半仙。半仙是一个干瘪瘦弱的老头,大约六十多岁,鼻梁上架着一副圆形茶色石头眼镜。这个半仙在镇上街道拐角处摆了个算卦摊。挂摊上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左边的腿上绑了一根高高的竹竿。竹竿上头挂着一面白旗,旗面上镶嵌着三个红色大字:“张半仙”。半仙坐在桌子后面,不时地抬头远望,期待着顾客的到来。

当常福看到张半仙时,便急匆匆地来到半仙面前,说道:“我想请教先生一个问题,可以吗?”

“什么问题?请说吧。”半仙反问道。

“我家半年前搬入新居,起初白天晚上都很安稳。可是,最近每到半夜时,就能听到‘吱吱’、‘咚咚’的声响,请先生给我看看那是什么缘故。”常福乞求道。

“好吧。请报上生辰八字来。”半仙摆开架势说道。

常福将他的生辰八字告知了张半仙。然后张半仙拉长声调道:“把你的左手伸展开来。”

常福严格按照张半仙的要求,伸展开左手。半仙用他的右手拉着常福的左手仔细观察了半晌,然后装腔作势地又掐着手指算了半天,惊呼道:“哎呀,不好!”

常福一听半仙的语气不对劲儿,便感觉有些惊慌,便问道:“先生,有什么不好办法处置它呢?赶快告诉我。”

半仙故弄玄虚地答道:“你入住新居的那天日子不好,重撞了毛鬼神。那是毛鬼神在作怪啊!”

“先生,那有何破解之法呢?”常福急切地追问道。

“莫急,莫急。本仙给你求几道符,你给你家的每个门上贴一道,然后给每个屋里正面墙上也贴一道,就会得到破解。”张半仙安慰房主道。

然后,张半仙装神弄鬼地画了六道符交给常福。常福慷慨地掏出三百元大钞给了张半仙,便心怀喜悦地离开了小镇,回家去了。

到家后,常福严格地按照张半仙的要求将六道符贴到了该贴的位置。然后,一家人等待着在晚上检验此法是否灵验。说来也怪,这一晚,常福没听到任何响动。其实,这并不是因为这六道符灵验,而是因为头一天常福将收回来的庄稼堆放在院子里,这晚的老鼠都忙着去庄稼垛子上吃东西去了。加之,贴了符后,常福的心理得到了较大的安慰,所以他们一家整夜睡得很踏实,以至于什么也没听到罢了。

第二天,常福准备去碾打庄稼。当他来到庄稼垛子跟前,他发现很多庄稼穗都秃了,而且地上洒满了粮食的外壳。看到此情此景,常福大概明白了点什么,庄稼是被老鼠吃了。

在庄稼全部碾打完后,院子里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了。天气也一天比一天冷了,每当常福一家睡到半夜的时候,房子里又传了“吱吱”、“咚咚”的声响。而且这声响越来越大,一天也没有间断过。后来,每当听到这种声响的时候,那只大花猫也显得焦躁不安,上蹿下跳,有时候它还趴在地板上,用两只前爪使劲儿地抓地板,边抓边“嗷嗷”地嚎叫着。常福见状,越发显得有些不安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年后的正月结束。

进入农历二月,时值农闲,常福决定将屋里的地板揭起来看看下面究竟有什么。当他将地板砖全部揭起来时,他一下子被惊呆了。地板砖下面全部被老鼠给挖空,自然形成地下“负一层”。这“负一层”里挤满了老鼠。有大的,有正常体格的,也有很小的。那最大的,体格和那只大花猫差不多,体格正常的就是我们平时常见的那么大小,而那些小的好像出生不久,刚长全了毛。一间房子的地下,足足挤了有二三百只大小老鼠。当地板砖一被揭开,群鼠“吱吱”大叫,东奔西突,意欲逃离。可是就在此时,蹲守在一旁的大花猫纵身一跃,勇敢地跳入鼠群之中,与老鼠撕咬开来。那些小老鼠被大花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个半死,它们自出生,哪见过这阵事。它们先是一愣,接着就东奔西跑,只往鼠群中的缝隙里钻。那些大老鼠们竭尽全力保护着小老鼠,而那几只巨型鼠毫无惧色,向大花猫直逼而来。大花猫后爪抓地,前腿直立,怒目圆睁,“嗷嗷”地吼叫着,似乎在对群鼠厉声大喊道:“你们这伙不劳而获、窃取人们劳动成果的家伙,今天就是你们的末日。你们来吧,看我怎样收拾你们!”

然后,大花猫后腿一蹬,前腿向前猛一夸越,腰身一纵,便向那几只巨鼠一跃而去。大花猫的一双利爪紧紧地抓住一只巨鼠,一口咬住那只巨鼠的喉咙,死死地咬着不放。只见那只巨鼠还想反击,前爪乱舞,后腿蹬了几下,便瘫软在地上。就在大花猫与那只巨鼠搏斗时,另外两只巨鼠见机撕咬着大花猫的股部和胯部。大花猫见被它咬住的巨鼠已毙命,便松开口。它一回头又咬住那只咬它胯部的巨鼠的喉咙。那只巨鼠被大花猫咬得喘不过气来,便放开了大花猫。大花猫的两只锋利的前爪死死地踏住巨鼠的肚子,咬着巨鼠的喉咙,然后向上一提,摇着头抖了几下,这只巨鼠便耷拉着脑袋,一命呜呼了。

之后,大花猫将剩下的几只巨鼠一个个全部制服,并将它们悉数咬死。此时,大花猫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大花猫了。它的身上被巨鼠咬得伤痕累累,浑身沾满了血迹。但是,大花猫毫不畏惧,他更加大气凛然,面对着其他群鼠,“喵喵”地大声吼叫着,似乎在对它面前的这群鼠辈说:“你们这伙鼠子鼠孙们,别以为你们有你们的父辈祖辈罩着,你们就不劳而获,游手好闲,从人们手中强取豪夺,获取他人之食,夺取不义之财。今天,我就要让你们知道强取豪夺他人之食和他人之财的下场。”

大花猫再次扑入鼠群之中,群追猛扑,双爪踏住一只老鼠,一口咬住其喉管,将头斜向上一扬,一只老鼠便立即毙命。一个多时辰之后,大花猫将那数百只老鼠全部杀死。这时的大花猫简直就成了一只红色的大猫,其身上沾满了血迹。大花猫皮毛上的血水一滴一滴地滴落到了地面上,染红了地面。由于伤痛,由于劳累,大花猫缓缓地躺到了地面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显露出微笑的表情。

围观的人见状,赶紧抱起大花猫,给它精心地洗了个热水澡,洗掉它身上的血渍,给它身上的伤口敷了药,然后将它放到热炕头上,盖了块毯子。大花猫惬意地睡着了。

众人将大花猫咬死的群鼠全部清理出来,满满地装了一拖拉机,将其拉到高高的山顶,浇上汽油,焚烧后掩埋了。

从此后,常福家里再没有发生过鼠灾。这个村子也再没出现过鼠灾。

打那之后,这个村里的人们春种秋收,五谷丰登,富裕和谐,其乐融融。村里呈现出一派新农村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