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经典杂文

那岂是破碎的美丽

标签:经典杂文|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那夜的月光很美,霓虹灯的朦胧重叠在我泪眼的朦胧映射出点点碎碎的朦胧碎片。当我把一颗柔情似水的心塞进信封和不辞劳苦地选择大众女孩...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那夜的月光很美,霓虹灯的朦胧重叠在我泪眼的朦胧映射出点点碎碎的朦胧碎片。

当我把一颗柔情似水的心塞进信封和不辞劳苦地选择大众女孩都回喜欢的礼物亲手交给它时,看到她脸上绽放的微笑,我本以为着个迎手可握的幸福紧紧地攥在手里,刹那间我仿佛听到美妙的天籁之音萦耳不绝,我的心都醉的一塌糊涂。

对于我这个性格内向的人来说,交往除了男同胞外,就是书本文学了。在一些女孩眼中看我近似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高,说得糟糕一些,不近女色的假和尚,没有感情的冷血人。我无法也没有兴趣更没有胆量站出来为自己辩解,我只有默默地承受着这个不乐意接受的现实。

那个女孩很清纯可爱,属于那种温柔淑静,具有妩媚羞涩美的纯情,小鸟依人般可爱的淑女型。总是让我情不自禁的沉醉在浮想联翩中,可惜文学的想象力也是一把双刃剑,在想象美好的同时也在饱受着折磨。在着丰富想象力的催化下搅扰得我坐卧不宁,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开始怀疑我的定力,以前可谓是“万花从中过,不沾一片叶”。对美女一概视而不见的我,居然束手无策心甘情愿地被征服。说给朋友听,朋友笑我:是“美”迷心窍,走火入魔了,你小子大概是姗姗迟来的青春在蠢蠢欲动吧。

提到这个女孩,不得不提另一个女孩,非我自做多情,另一个女孩目光流露和话语的暗示,也让我很感动,但我曾经说过:没有碰到令我砰然心动的女孩,我是不回轻易开口的,尽管我很感激她的勇气,也只能是“还军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而我依然面壁端坐,独行尘缘。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是死党,爱我的人无怨无悔,我爱的人要穷追不舍。后来根据她们寝室小道消息透漏:感谢我给她们寝室增加了不少魅力指数,同时与根据我以前的所作所为总结了一条颇为经典的话:越是那些沉默的人越能做出一鸣惊人的奇迹。

女孩虽然和我是同一个班的,近在咫尺,却远若天涯,今晚这是我和女孩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也是第一次和她说话(这句话是她说的,我惊愕了半天想想倒也是的。)就在这样打动她的芳心,血不兵刃不攻自破的一举成功,让我不得不借鉴朋友的经验再加上书上的理论,取众家之所长为我所用,看来运筹于帷幄之中还是不行的,得需要亲自出马才能欲知战况如何。可要命是,万事具备,只欠勇气。尽管朋友在后面为我擂鼓助威,可我还是感觉底气不足,拿起话筒又不得不重新在看一下电话号码,就这样语无伦次的告白了一番,拿着礼物感觉自己好象是那个易水之别的荆轲,一种义无返顾大义凛然的悲壮。心想怕什么,他死了还留个名,幸灾乐祸的是我还留条命,好死不如赖活着。

于是轻飘飘的来到楼前,两眼一闭,一任美女从身边匆匆流过,只等五楼小姐下楼来,心里还不停地祈祷:主啊,保佑我吧。阿弥陀佛。此时的我感觉自己就象一边吃肉一边念经的和尚,太恶心了。主啊,宽容我吧,吾非好色也,吾不得已也。我乃一介凡夫俗子,一具肉胎之身,岂能无七情六欲呢?想了一番,心里总算找个平衡的支点。这时睁眼一看她已站在我的面前,朦胧的月光映衬下美若天仙。顿时浑身热血沸腾,一种血液上涌的头晕目眩,感觉目光无处搁置,就这样的楞楞地盯着她。

“你……有什么事情吗?”她被我看得羞涩而提醒了我一下。

“哦.……哦.……”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时打好的腹稿被站在眼前的她冻结凝固了。

我才意识到刚才的丑态一不小心有些豪迈奔放了,一出便是丑态百出了。

我说我送件礼物给你,原因是这样的……

暂时找到了以前对着墙壁说腹稿的那种感觉。

某年某月某日某件事情曾让我感动,又因某年某月某日某件事情曾让我感动……

一口气倒背如流的被出了几个不容置疑,言之凿凿的事实。她听着有微笑到惊讶又回到微笑往复循环几个过程。听完我的话后,她微笑的说:我怎么一个都不记得呢?我说那是应该的,贵人多忘事么。

说这些自欺欺人的话时,我感觉胃里有一股莫名的酸味,在不停的膨胀翻腾。管它呢,虽然胃里难受些,只要能让美女一饱耳福,赴汤蹈火,万死不辞,说不定在kiss你一下真是人间美事莫过于此,何乐而不为呢?

朋友说:看美女十分钟相当于做三十分钟的有氧呼吸。可是根据我的实践结果得出,看到美女只感觉到心加速,呼吸颇为困难,简直就是在做无氧呼吸。

依照朋友的计策行事,找一个安静而又不失浪漫的地方,适当的坦白,点燃爱情的火把,照亮黑暗中两颗迷茫的心。在我的计谋的引导下,我们就这样安静的向目的地抵达。她是一个矜持的女孩,我是一个内向的男孩,暂时是春节的男女关系。虽然有时一前一后影子的交集之外,身体部位都均为空集。

她说:有什么话要说吗?她倒是直率坦白的问我。

问的正中下怀,可是爱要怎么说出口,我曾经对着墙壁预演了千百次,面对着今天的真枪实弹一下子懵了。

我针对她的具体话语具体分析了一下,隐约推断出她有些接受的倾向。

“你想听实话吗?”她微笑的看着我说。

哇,怎么坦率的女孩,我用哥伦布当年发现新大陆时惊讶的目光打量着她,本想让她给我一个缓冲的心理准备,可她接着继续说下去了……

“我和我男朋友在高中时就认识了,他对我很好,长得又很帅,象某某明星。”

“砰……”知道是什么声音吗?心都碎了。

此时的我如同飞往天堂的路上折断了翅膀急速地坠入万丈深渊的地狱。眼前一片漆黑,又如同掉入冰窖,冻僵了我所有的表情和语言,心里止不住的颤抖。眼前的美好顷刻间就化成水中之月.镜中之花可望不可及的海市蜃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