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故事荟萃

刀客与剑客

标签:故事荟萃|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这是一座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古镇。依山傍水,古朴,静谧。一条在风雨岁月里被磨蚀得溜光,泛着清冷光泽的青石板小路,曲曲折折,从古镇西头向东头延伸...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这是一座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古镇。依山傍水,古朴,静谧。一条在风雨岁月里被磨蚀得溜光,泛着清冷光泽的青石板小路,曲曲折折,从古镇西头向东头延伸。街道两旁,一溜儿老房子青砖黛瓦,或民房,或店铺。有人丈量过,古镇这条唯一的街道足足有两公里之长。也恰是这两公里长的街道将陈家、李家两大习武之家支开。

陈家居东头,向日而居,乃风水宝地;李家居西头,旁侧是鱼埠,难得的商贾繁华地带。平日里,两家各自表面风平浪静,但背地里恶浪翻涌,随时都极有可能洗净这古镇的一片静谧、祥和之气。

巧遇的是,两家掌门人陈刀和李剑竟然年纪相仿,手中利器相当了得。陈刀一刀在手,迎物劈物,以万钧之力施于刀刃,刀下之物不成粉末,也成碎片;李剑一剑在握,集多家剑法于一身,剑出如风,势如破竹,削铁如泥,剑风凌厉,简直是出神入化,惊泣鬼神。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这陈刀、李剑虽居于古镇两端,但相互虎视眈眈,视对方如大敌。自两家祖祖辈辈定居古镇以来,总是事端挑起,给古镇蒙上了几许不祥杀气。

但令古镇市民欣慰的是:十三年前,两家一场恶斗中,李剑因风沙迷眼,半秒间失势,被陈刀劈了一条左臂,成了手下败将。从此,古镇便多了一片安宁与平和。

只听人说,多年来,陈刀日日在自家后院里,一刀虎虎生风,练就一副好身体;李家深院关门掩户,断臂李剑不知所踪,唯留一家老小戚戚哀哀度日……

一天黄昏,青石板街道上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人们惊愕间,但见一匹白骠马飞驰而来,马背上的白衣少年一手勒缰,一手催鞭,向东头疾驰而去。

发生什么事了?白衣少年从何而来?正向何处?古镇市民万分疑惑,旋即蜂拥,紧紧跟在马蹄扬起的那一阵青烟后,向东头奔去。

仅两分钟不到,白马停蹄,少年已立于陈刀门前。那飘飘衣袂间,分明有一柄长剑悬于腰间。

好家伙,又是一名剑客!刀剑相逢,必是一场旷世交锋!

果然,三天后,夕阳下,镇外荒僻坟场,人山人海。

陈刀与白衣少年立于人海中央,两人手中利器在金色的夕阳下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陈刀虽年近五十,但气势依旧逼人;少年年方十六七岁,眼若饥鹰。两人站立,谁也不冒然出手。

围观者议论纷纷。

刀剑相逢,恶战难免。但毕竟双方年龄悬殊,长辈不谦,晚辈无礼,都将成为古镇市民口中的笑柄。

陈刀笑了,收回刀,插入刀鞘,欲放弃交战。

少年拱拱手:“不必了!”言出,如寒冰彻骨。又后退一步,礼让陈刀。

“后生可畏!”陈刀抱拳称颂,语出如暖阳。

众人见状,唏嘘感叹,这哪是恶战的节奏?

站在一旁的古镇郑屠早已耐不住性子,跳到两人中间,说:“我数三声后,谁也不许让,出手就是。如何?”

两人不言,默许。

郑屠跳回原地,油腻双手一扬,高喊道:“三,二,一!”

郑屠喊声落,但见刀剑交手。两人忽而如蛟龙出海,双双纠缠,忽儿如猛虎下山,刀剑下火星飞溅。陈刀一个鹞鹰飞扑,少年则轻快闪身,避开迎面而至的万钧之刀;少年腾挪轻移,转身出剑,如金蛇吐信,陈刀则提刀相迎,扼住斜刺而来的剑锋……

几个回合下来,两人不分胜负。真不愧是刀、剑一绝!围观者无不拍手称快。

西天上,晚霞越来越灿烂。火红的霞光下,刀光剑影,金光闪闪。

围观者呼声不已,掌声不断,兴奋得如同打了鸡血一般,个个脸色涨红,只管做一个尽情尽兴的看客。

彼时,陈刀与少年依旧紧紧纠缠在一起,谁也占不了上风。

夕阳渐渐落下去了,只露出小半个脸。陈刀与少年酣战,仍在兴头上。

围观者兴奋至极,欢呼雀跃,扯破喉咙给双方呐喊助兴。

突然,陈刀脚下一滑,趔趄间,少年一剑直抵陈刀。只听得“啪”的一声,血光之中,陈刀的左臂中断,倏然落地。

陈刀颓然住手,踉跄着,半跪在地。断臂处,鲜血喷涌。他面色痛苦,肌肉扭曲,哆嗦着,右手指向少年的眉头,半是惊异,半是欣喜:“朱砂痣!你……你是鸿儿?”

鸿儿?

众人惊醒,回忆的闸门一下子被打开,时光倒退到十三年前:那场刀剑恶战后不久,某天半夜,风高雨急,陈刀家遭贼,钱财分毫未丢,唯三岁半的儿子鸿儿在熟睡中被人抱走。第二天,古镇街头,遍地张贴重金悬赏寻人启事,那画上鸿儿头像的右眉眉峰处赫然长着一颗朱砂痣。莫非少年就是当年的鸿儿?

少年顿愕:自己的名字就是鸿儿!更要命的是,他的右眉眉峰处恰有一颗朱砂痣!刀客对自己的眉峰痣如此敏感,又如此亲昵称呼自己,那目光里流露的是只有父亲才有的深情!莫非?莫非自己与刀客之间有着斩不断的过往?可一切,从来没有听父亲李剑说起过……

“对,他就是鸿儿!没错,当年被人偷走的鸿儿……”有妇人拨开围观者,走近细看,一把拥住少年,泪雨纷飞地哭诉着。此人正是当年鸿儿的乳娘。

围观者一片哗然。

此刻,古镇西头,李家庭院。斜辉西照,在宁静的院落里洒下一片跳跃的金色光辉。院子中间,断臂李剑右手执剑,挑,刺,穿,撩,劈,斬,抹,截,一招一式,剑剑寒气袭人。而左臂上那管空空荡荡的衣袖随着脚下千变万化的步子,在空中如一条白练翻飞……

原来,十三年前,断臂李剑一直仇恨难消,重金买通飞贼趁黑夜抱走陈刀的儿子。之后隐匿他乡,悉心抚养仇敌的儿子长大,并精心授以剑法。李剑知道,这世上,对于陈刀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击倒自己。伤害自己的,恰是他生命中的至爱至亲的儿子!

断臂李剑终于使出了这世上最毒最狠的这一招。在虚实变幻的剑影中,他仿佛看见了一条血肉模糊的断臂,是陈刀的,亦是当年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