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名著导读

安德烈公爵和娜塔莎

标签:名著导读|来源:网络转载
摘要: 十九世纪初期,中国清皇朝乾隆皇帝刚刚逝世不久,他儿子嘉庆当政时期,在中国的西北面,俄罗斯与法兰西突然掐起来了,1805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十九世纪初期,中国清皇朝乾隆皇帝刚刚逝世不久,他儿子嘉庆当政时期,在中国的西北面,俄罗斯与法兰西突然掐起来了,1805年,沙皇亚历山大一世,会同奥皇弗郎茨二世,与法国拿破仑在捷克的奥斯特里茨打了一场“三皇会战”,结果是拿破仑大胜。

  在“三皇会战”前,《战争与和平》小说的主人公俄国的安德烈公爵向我们走来了。这位将门之后,英姿勃发,聪明能干,渴望用自己的才能报效祖国,因此当战争来临时,虽然妻子怀孕,他仍责无旁贷地挺身而出,走上战场。作为总司令库图佐夫的副官,他视察前线,看到了种种腐败,忧国忧军。就在“三皇会战”中,他受伤了,却误传他牺牲了。家里父亲,妹妹乱成一片,虽然瞒着他妻子,但她也有所觉察,焦虑万分,正当他回家养伤当口,夫人生儿身亡。遭受这种种打击之后,他遇到了天使般的娜塔莎,这是爱情,但又不仅仅是爱情,生活在他面前展现了光明。“安德烈公爵如同所有在上流社会长大的人一样,喜欢在交际场合里遇见一个不带上流社会共有的印记的人。娜塔莎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的惊奇,她的喜欢,她的羞怯,甚至她说法语的错误,都表明了这一点。”“她身上有一种新鲜的,独特的,非彼得堡式的东西。”“在娜塔莎身上,安德烈公爵觉得有一个对于他来说完全陌生的世界,那里充满了他所不知道的欢乐,这个陌生的世界早在奥特拉德诺耶的林阴路上和那个月夜的窗前就开始撩拨着他。现在这个世界不再撩拨他,不再使他觉得陌生了,他自己进到里边去了,他在那里发现了新的乐趣。”“当生活,充满欢乐的生活在我面前展开的时候,我为什么要怕,我为什么要在这狭窄的闭塞的圈子里挣扎、奔忙呢?”“让死人去埋葬死人吧,活一天,就应当生活,并且要活得幸福!”乱世之中,面对侵略,面对腐败,面对丧偶,我们这位的爱国军人忧国忧民忧军,如今豁然开朗,要抛却所有这一切,追求天真纯洁的娜塔莎,过一种与过去完全不同的崭新的生活。这也是小说作者,我们敬爱的托翁在35岁至41 岁写这部巨著时寄托在主人公身上所给予我们深思的东西。

  娜塔莎呢,这个巳渐破落的伯爵家庭的宝贝女儿,面对安德烈公爵的追求则是完全迷醉了,“娜塔莎觉得,她还在奥特拉德诺耶初次看见安德烈公爵的时候,就巳经爱上他了。似乎这种奇特的意外的幸福使她害怕,她当时选定的(她坚信是这样)那个人现在再次与她相遇,并且对她似乎也钟情。”“怎么会现在,当我们在彼得堡的时候,他也特意来这里。我们怎么就会在那个舞会上见面。这是命运。很显然这是命运,一切都那么巧合!还在那时,我一看见他,我就感觉到他什么地方有点特殊。”“难道这就是我,那个小女孩,从这一刻起就成为与这个陌生的可爱的,连我父亲都尊重的聪明人平起平立的妻子了?难道这是真的吗?难道真的现在巳不能把生活当儿戏了吗?现在我巳经长大了,现在我对一言一行都要负责任了吗?”完全是纯正,天真的小女孩的情窦初开。

  但偏偏造化弄人,首先,安德烈公爵有个古怪的老爸,他不赞成这桩婚姻,认为门第、财富和名望不对,年龄相差太大,建议至少把婚期延迟一年,安德烈公爵不愿太违背父意,只得先到部队,一年后再回来完婚;其次,安德烈公爵的妹妹玛利亚又在娜塔莎造访期间不太热情,引起娜塔莎不快;再次,娜塔莎的父母对这桩婚姻也不是十分满意。这时花花公子阿纳托利出现了,作者是这样介绍他的:“他不是一个赌徒.........他不好虚荣........他并不吝啬..........他爱一件事:玩乐和女人,照他看来,这些嗜好并没有什么不高尚的地方,他也不能考虑,满足了他这些嗜好,会给别人带来什么影响,他从内心里认为自己是无可非议的,......"于是,他一看到娜塔莎,不管自己巳婚,也不管娜塔莎与安德烈公爵巳有婚约,拼命地追求:“不能到你那儿去,但是难道我就永远看不到您了吗?我发疯似地爱您,难道我就永远不.......”他(阿纳托利)拦住她的路,把他的脸向她的脸凑过去。........烫人的嘴唇按到她的嘴上,就在这一刹那她觉得自己又不自由了......."年龄小小的娜塔莎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疯狂的追求?她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回绝安德烈公爵,跟阿纳托利。因为阿纳托利深知娜塔莎父母绝对不会同意他的追求,于是唆使娜塔莎跟他私奔,最后阴谋暴露,终于逃之夭夭。只剩下可怜的娜塔莎,第一次遭受到如些重大打击,痛不欲生,大病了一场。

  世上最令人遗憾事:有情人不能终成眷属。最后安德烈公爵受重伤回家,娜塔莎不顾一切地来到他身旁。“当他(安德烈公爵)醒过来的时候,活生生的娜塔莎就跪在他面前,在世界上所有的人中,他想用纯洁的上帝的爱去爱娜塔莎,他刚刚悟到这种爱。他明白了,这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娜塔莎,他没感到吃惊,只是暗暗地欢喜。娜塔莎面带恐惧,木然不动地跪在那里,强忍悲恸,两眼看着他。她面色苍白,神情呆滞。只有脸的下部在颤抖。西方文化名著导读www.haiyawenxue.com

  “请原谅”

  “原谅什么?”

  “原谅我做过的事!”

  “我比以前更爱您 ,更知道怎样爱您了”

  ...........

  他(安德烈公爵)觉得自己离死亡近了。

  "爱,爱是什么?"他想道。

  "爱 妨碍死。爱就是生命。只是因为我爱,我才懂得,我才懂得一切,一切,只因为我爱,才有一切,才存在一切。一切都是靠爱联系着。爱就是上帝,死亡的意思,就是我这个爱新的东西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了。"

  他体验到一种超脱尘世一切的奇特的轻松愉快的感觉。他不慌不忙地等待着将要到来的事情。他一生中时常感觉到那种威严的永恒的遥远的不可知的东西现在离他不远了,而且,从他所体验到的那奇特的轻松感来说,它几乎是可以理解的了。

  带着爱,对娜塔莎的纯洁的上帝的爱,也带着娜塔莎对他的爱,安德烈公爵平静而又轻松地走了:爱就是上帝,死亡的意思,就是我这个爱新的东西在他的生活中出现了。

  人巳亡,爱却永恒。